觉光长老

  

  觉光长老1919年生于辽宁海城,1928年赴上海海会寺出家,法名安童,1930年赴宁波天童寺受戒,从得圆瑛长老得法名觉光,后赴观宗寺深造。1939年,赴香港亲近宝静大师,受天台宗教义,传为天台宗第四十六代。1941年,日军侵港,出走香港。抗战胜利后返港,兴建香海正觉莲社,重组香港佛教联合会,数十年来被推为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致力于弘法、教育、慈善、养老等事业,功绩卓著,成为香港著名佛教领袖。

  继往开来,承担佛教在全球化时代中的社会使命
  ——在“世界佛教论坛”筹备会.三亚圆桌会议上的发言

  ◎香港佛教联合会会长 释觉光

  诸位政府部门首长
  世界各地佛教领袖
  诸位教内外大德暨各界贵宾:

  因缘际会,我们相聚在风景怡人,海天一色的中国唯一的热带滨海城市——海南三亚,在即将迎来世界上第一座最高的海上观音圣像开光胜会的前昔,我们满怀喜悦和带著神圣的使命感,召开“世界佛教论坛”筹备圆桌会议,群策群力,为“世界佛教论坛”的早日成立,贡献智慧,创造良机,预备资粮。这不仅是中国佛教界的好事、喜事,更是世界佛教界的大事、胜事。作为“世界佛教论坛”发起倡议者之一,本人很荣幸出席今天的会议,有机缘向各位政界、教界、学界大德暨社会各界贤达请教。在此,我谨代表香港佛教代表团、香港佛教联合会暨我个人的名义表示衷心的祝贺和虔诚的祝福。

  二○○四年十月,第七次中、韩、日佛教友好交流会议在北京胜利召开,大会回顾和总结了三国佛教界在过去十年间的友好交流和合作,同时也提出了未来发展的新构想,其中之一就是中国两岸三地八位法师提出有关成立“世界佛教论坛”的倡议。“世界佛教论坛”的宗旨是为一切热爱世界、关爱众生、护持佛教、慈悲为怀的有识之士,搭建一个平等、多元、开放的高层次对话平台,定期举行会议和活动。本著智慧、中道、慈悲、宽容、和合、平等、圆融的精神,抉择正信,弘扬正法,交流分享弘法利生的经验;探讨人类共同关注的问题,宣示佛教的主张,以求得人心安宁,促进社会和睦,维护世界和平,增进人类福祉。大家都知道,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会议自一九九三年成立召开以来,始终贯彻“友好.合作.和平”的宗旨,正如同南山海上观音一体化三尊的造型,不仅含有非常丰富的佛教教义内涵,更是象征著「和平.智慧.慈悲”的深层现实意义。确实,从佛教的三藏十二部经典和古今中外历代教内外大德的论著里,我们可以体会到︰佛教在意识形态上,不是唯物主义,也不是唯心主义,佛教主张唯智主义;佛教对现实世界不悲观,也不乐观,佛教提倡的是慈悲观。我们认为只有具足慈悲才谈得上友好互动,拥有智慧方能够合作无间。“智慧”和“慈悲”是佛教两大标志性的殊胜教义,“悲智圆融,自他均利”是佛教所积极倡导的修证指归,而“和平”不仅为佛教所力倡实现和维护,同时也是全人类所共同追求的终极目标。所以,我们认为成立“世界佛教论坛”不仅是 “友好.合作.和平”宗旨的一以贯之,而且也是在“黄金纽带”构想成果的基础上,在横向和纵向上的新创见,新发扬和新开拓,具有非同寻常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

  纵观当今社会,由于互联网用户的快速增长和资讯科技的不断进步,带来并增加了人类的即时互动,使时间与空间大大压缩,“零时间”(time-zero) 和“零空间”(space-zero)的出现,将是指日可待。人类社会已名符其实进入了资讯时代和资讯社会,由此也改变了社会和经济生活的各个层面,其中最引人关注和最明显的改变就是全球化的步伐加快,并初露端倪,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得以呈现。 尽管资讯科技在人类生活中愈来愈重要,也确实带来诸多方面的好处,但它也同时带来很多问题。有学者认为,在全球化趋势下,廿一世纪恐怕将是个大为迥异而且也相当艰困的世纪。 并提出未来我们将面临三项重要挑战,一 、由于过度开发,导致生态环境的严重破坏,全球暖化的趋势可能带来严重的自然灾害。二、由于过度利用,导致天然资源的消耗枯竭,可能带来的能源及食物危机。三、东西文明及多元文化的冲突,可能因此埋下大规模战争的导火线。 面对如此快捷发达而又隐藏严峻后果的世界局势,足以引起所有关心世界和平和发展的广大有识之士的关注和担忧。一向以慈悲济世、利乐众生为宗旨的佛教,应该在此关键时刻,审时度势,继往开来,承担全球化的宗教责任,肩负起全球化时代中的神圣使命,发挥佛教在全球化过程中的正向功能。今天我们以“世界佛教论坛”为平台,为契机,个人想从佛教自身建设及对外贡献层面谈两点看法,抛砖引玉,希望诸位方家不吝指正。

  其一,加强佛教自身的反省和革新,促进不同区域及不同语系佛教的融通互补和交流合作,加强与其他宗教的平等对话和寻求协作,并吸纳世界先进文化,充实自身教义内涵。佛教流传世界各地,至今已近三千年的历史,在漫长的传播进程中,在不同的时空环境及文化背景下,经历了众多的曲折坎坷和磨难激荡,以求得生根之地,创造机缘,谋求发展。如今,佛教正焕发出日益蓬勃的发展势头,显示出强劲的生命力和无碍的坚韧性,体现佛教不受时空局限的伟大超越性。

  在当前日新月异的时代潮流中,丰富的物质基础和资讯科技一方面给佛教的多元发展提供了较多的外在资源和扩展空间;另一方面也给佛教带来了诸多在发展过程中必须面对的新问题和新课题,可以说机遇和挑战并存。佛教界自身应积极抓住机遇,主动迎接挑战,在这个过程中,需要理性地对待和处理,对自身存在的诸多不足或局限,客观地作出适当的反省和革新。譬如在教团的组织和运作上,如何更好地体现宗教的庄严性和时代的效率性;如何既能落实契理、契机、契时的圆融精神,又能保持道风和信仰的纯正无染;如何真正做到既能具足出世的精神和修为,又能不舍世间奉献自身的力量和智慧;在日益讲究民主、法治和开放的社会大气候下,如何以理性的态度,积极面对社会大众及舆论的公正监督;在佛教人材的培养上,除了传统的丛林化教育及近代模仿社会教育的学院化教育之外,是否有更有效的机制、更合理的方式和更广泛的目标。另外在培养的对象上,能否真正做到僧俗兼顾,全面提高教团成员的综合质素;佛教事业除了弘法、慈善、教育、文化、农禅并重,国际交流等领域之外,是否还有更广泛和多元的开展;佛教在随顺世间,方便众生,适应时代的过程中,如何克服世俗化,甚至是庸俗化和商业化的趋势,以及防范教内外道的出现;在民主和自由越来越受世人重视的时代,佛教如何发挥教团的影响力,给现实社会中的政治集团和经济财团提供良善的决策参考等等。这些都值得我们去思考和探讨。

  全球化的可能性,不仅体现在经济现象的层面上,而且也整体反应政治、社会与文化的跨国际化。在文化面向上,则存在从单一中心秩序转变到多元中心的趋势。封闭的意义系统不可能继续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充满无限可能性与替代性的开放领域。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在多元文化的自主性之要求下,世界佛教的各个文化社群除了必须要有自己经营自己的能力,更要有求同存异的态度,正确对待佛教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开展不同区域佛教文化间的真正对话。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佛教”、“国际宗教”已正在逐渐形成,不同国度及文化传承的佛教界应本著「佛佛道同,法法平等”的教义倡导和“四海一味、五姓一家”的理念落实,超越国界、种族、文化、教派、宗承等诸多因素的限制,真正如同一个家庭那样,以诚相待,多作交流,加强沟通,查漏补缺,促进资源的整合,保障佛教的整体发展,创造佛教多元繁荣的新局面。佛教界同时还要与当今被全世界所认同的宗教间开展对话和合作,坦诚相见,尊重彼此存在的差异,求同存异,互相学习借镜,共同分享经验,携手合作,为追求人类社会的永久和平和福祉贡献各自的智慧和力量。除此以外,佛教更应认识到全球化局势下多元文明存在的价值所在,从而不仅要批判地维护自身传统,而且要对传统佛教教义进行契理契机的再诠释,对自身的文化传统进行再发现,再创造,并且要敢于和乐于吸纳世界先进文化,不断充实并丰富自身教义内涵,实现与不断发展的时代相适应及适合更广泛人群实际的需要。

  总之,我们现在有甚么样的思想境界,将来就有甚么样的境界佛教,多做冷静地分析和思考,集思广益,寻求解决之道,谋求进展之计,对佛教的健康持续发展将会大有裨益。

  其二、佛教要一如继往为促进社会的安定和和谐,世界的安全和和平作出更大的贡献。全球化趋势,对人类而言,真正难以解决的是已经存在或存在多时的诸多社会问题。从宏观的角度来看,我们要面对人口增长、经济转型、生态失衡、资源耗竭、道德滑坡、贫富悬殊、权力分配、民族主义、种族主义、恐怖主义、妇女权益、邪教和战争以及新兴科技(如克隆、网络等)所带来的等等问题。从微观的角度来看,我们要面对犯罪、腐败、毒品、爱滋病、婚姻、家庭、教育、人际关系、工作关系、自我成长等问题。在现今世纪,如何成功地回应这些社会问题,仍是人类的重大挑战,这也给所有宗教带来了新的课题。

  佛教起源于印度,在中国得到多元的发展,并传播到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中国可以说是佛教的第二故乡。印度和中国在世界历史上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现代德国哲学家耶斯培(Karl Jaspers)把中国、印度、希腊、近东列为世纪前的世界上的几个“轴心期文明”。由此可见,佛教不仅吮纳了世界两大文明的泽流,而且在传播过程中不断吸收、融汇了世界各地的文化,形成了教义和传承的枝繁叶茂之势,为其他宗教所不可比拟。而综观上述的诸多社会问题,不管是宏观角度,还是微观角度,归根结底的问题是人的自身问题,因为社会是以一定的物质生产活动为基础而相互联系的人类生活共同体。人是社会的主体。当人类自身出了问题之后,社会问题亦随之产生。所以,解决社会问题,首先必须解决人类自身问题。“人不是为了宗教而存在,宗教却是为了人而存在”。佛教无可避免地需要回应这些问题,并提供解决和疏缓之道,承担起宗教的社会使命。

  在全球多元文化的影响下,传统的价值体系有面临崩解之虞,多元纷杂的新价值观随之出现,面对纷繁多元,花样百出,日益拥挤的现实世界,人却变得越来越孤独,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人与社会之间越来越疏离和缺乏理性。现代人很难找到普遍性的价值,难以掌握生命的意义与心灵的平安,尤其缺乏指导人生、提升生命境界的核心价值,导致内在道德的沦丧,对外在物欲的无限制追求,引发社会秩序的混乱无序和世界局势的动荡不安。由此可见,单凭科技发展和资讯化,并不能保证人类的进步和幸福,并不能保障社会的和谐和世界的和平。如果说科学技术是一种外界导向的话,那么佛教则是一种内在的取向。沿承并融汇了古印度和中国两大文明传承的佛教,注重文明的涵养和精神深化,致力于人性的自觉和完善。对人类生活提出价值、标准和指引的原则,具有完备的、实用的、科学的而且是行之有效的道德伦理体系,传授为人之正道,解除人生之迷惑,提供现代文明的精神指导和人类对因果法则的理性实践。在教义庞大的佛教哲学思想体系中,又有著丰富的生命自觉和智慧启迪的睿思哲理,对人类道德的提升,精神的开展,心灵的净化,情操的陶冶,对建立人类社会的和谐秩序,维护世界的永久和平具有著强有力的影响和深远的意义。佛教文化历久弥新的真理启示,值得我佛教同人不断地深入挖掘和创新诠释。

  全球化的现实让我们察觉到世界变得愈来愈小,世界成为天涯咫尺的地球村将成为事实,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无异即是全球人类所共同面临的问题和挑战,所以十分有必要把世界当作一个群体来看待并解决所面对的问题。人类的未来就寄托在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的共同承担和紧密合作。当今世界佛教应著眼于全球化的趋势,有必要进行资源的整合和互补,发挥各自优势,不断提升理解背景情况的能力、学习能力、吸取经验的能力,以及评估最新情况的能力。本著注重智慧,讲究慈悲,推崇和谐,倡导和平的永久理念,全球佛教同人,尤其是世界各地佛教领袖们要具有前瞻性的眼光,开放性的思维,战略的决策和务实性的开拓。继往开来,迎接全球化时代的到来,承担佛教的全球责任,为人类社会的和平、光明、高尚、幸福前景作出更大的贡献。

  最后,我们衷心地希望“世界佛教论坛”能为全球佛教界所认同并积极参予,虔诚地祝祷“世界佛教论坛”早日成立,功德成就。


TOP

打印本页